导航菜单
首页 > 玄幻灵异 » 正文

浊欲+番外

 

  简介

  森林深处有一处泥潭,泥潭里住着一条龙。龙很温顺,森林里的住户都很愿意亲近他。

  有一天,森林里来了一位外来的旅客,是一只有着九条尾巴,胖乎乎毛茸茸看上去十分肥美可口的狐狸。

  他说,有人替他占了一卦,让他来这座森林,找一条龙。

  “龙终于在这只狐狸面前卸下了覆盖许久的伪装,露出了锋利的鳞片,他一口咬住狐狸的脖颈,将他叼回自己的住所,一步一步逼迫他与自己深陷泥潭,再无离开之日。”

  胖狐狸摸着龙的爪子,绿色的瞳孔里闪过一丝狡黠的光,“可是龙不知道,那只被他视为独属于他的猎物,其实是一个猎龙者。”

  狐狸深陷泥潭,雪白的皮毛脏乱不已,可他全然不在意,只捧住怔住了的龙的脸,在他唇边“吧唧”亲了一口——

  “猎到啦!”

  真·斯文败类心机攻X假高冷·蠢萌受 理想主义 一切架空 三观不正 不喜勿入!

 

 

楔子

  “把领子再往下拉一点。”

  “对对,就这样,好!来,现在往后躺,眼睛看向我这里。”

  贯河大厦第十四层楼的电梯门缓缓打开,门内,穿着西装的男人刚抬腿离开电梯,就听见附近传来一道激动的声音。

  “来,现在趴在那边,把腿露出来。”

  身后电梯门轻轻关上,立在男人身后的助理见自家主子停下脚步,连忙解释道,“田先生之前跟我说他下午要给一个新人拍片,让我们晚点过来。”

  现在是下午三点,若是按原定日程,自家主子还要去赶一个通告,奈何活动临时取消,这才空出一段时间,提前回了公司。

  “新人?”

  “是,听说之前是平面模特,运气好拍了几个小配角被黎姐看上,签回了公司。”

  路昀烽听到这个消息很平静地点了点头,随后推开门走进摄影室。

  室内几名助理辅助着摄影师调整光线和幕布位置,见着路昀烽进来,连忙打招呼道,“路哥。”

  “路哥?”见没有得到回应,助理有些奇怪地再次看向路昀烽,却见这位一向温柔待人的一哥此刻正站在原地,目光直直地注视着田先生正在拍摄的那位新人。

  镜头内,男人一头银色长发如瀑般流淌而下,白衣拢在身上却遮掩不住风情。裸露在外的上半身白皙如玉,藏在衣下的双腿若隐若现。

  路昀烽盯着对方,目光如蛇紧紧咬在那人头顶上毛茸茸的一双耳朵,凝视数秒后又转向他尾椎上正在摆动的蓬松尾巴。

  明明妖冶到极致,却因他压低的眉,紧抿的唇和那一身贵气,让人不由自主地摆出臣服的姿态。

  仅仅是这么几眼的功夫,路昀烽就觉眼前一黑,随之而来的是一股奇异的甜香,引得他喉结不由得上下一动。

  “路哥?”助理压低声音喊了声,这才将路昀烽的魂唤了回来。

  “没事。”路昀烽声音有些沙哑,他闭上眼缓过劲后,朝着那几位助理露出一抹歉意,“不好意思,最近日程比较赶,有些累了。”

  “路哥辛苦了,来来,您这边先坐会儿。”助理搬了两把椅子过来请路昀烽坐下,“田先生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您先休息一会儿。小许,给路哥倒一杯水。”

  “谢谢。”路昀烽朝着助理道了声谢,随后很自然地提起镜头下的人,“这位新人……我好像没有见过。”

  “他是黎姐的人,黎姐好像对他很上心,刚签下就说要田先生给他拍一套照片留作宣传。”助理马上接了话,“他的名字有点奇怪……好像叫,叫……哦对,九点白!”

  “九点白?”路昀烽念了一遍,目光再次落在那人身上——他又换了一个新的姿势,通体雪白的尾巴上,那一抹黑色的尾尖衬得他越发好看。路昀烽见他转身抱住那条尾巴,同样点了黑的耳尖一抖,宛如一支沾了墨的笔,在自己的心头轻轻一掻。

  原本淡下去的甜香再次蔓延在空气之中,路昀烽猛然感觉小腹一热,竟是被那一下动作,惹得底下微微升了旗。

  他不动声色地挪开视线,藏在口腔内的舌头却舔了一遍牙齿,像是尝到了什么绝妙的滋味。

  “昀烽你来了?”田晟拍完最后一张片,转头朝着路昀烽咧嘴笑道,“你运气不错啊,今天我正好有感觉,新人也配合,不然啊,你怕是要一直坐着等到晚上了!”

  “我可不信晟哥你说的这番话。”路昀烽起身走到田晟身边,朝他笑道,“是晟哥你技术高超,同我运气真没什么关系。”

  “瞧你这话说得。”田晟显然被他夸得很高兴,他同路昀烽又说了几句,正说到兴起时,突然一拍自己的大腿,惊呼道,“看我这个记姓。”说着他转身将正在整理衣物的九点白拉过来,对路昀烽介绍道,“这是这回黎儿新签的人,叫九点白,镜头感特别好,拍他的照片很舒服。点白,这是我们贯河一哥,你叫他路哥就行。”

  “路哥。”耳边一道低沉有力的声音响起,路昀烽侧眸看向面前一身肃杀之气的美人,轻笑道,“你好。”说着他伸出手轻轻一抬,“我可以……摸摸你的耳朵吗?”

  面前,九点白面容冷峻,他冰绿色的瞳孔对着路昀烽,注视一会儿后微微低下头,将那对耳朵放在路昀烽手中。

  掌心内,那对毛茸茸的耳朵意外地带着温度。路昀烽轻轻捏了一下后就松开了手,“现在的科技果然发达,连这个都做得那么逼真了。”

  “我之前还为了这次拍摄准备了道具,结果点白说他能自带,我一开始还不信,等他换完装一看,还真比我那个好。”

  九点白听到这话也没接话,只是一脸平静地站在田晟身边,全然不像自己的那些后辈,巴不得找些话题好套近乎。

  田晟见两人不再接话,便朝着九点白道,“这边拍摄结束了,点白你先回去休息吧。”

  九点白应了,他走进里间的化妆室换下衣物卸了妆,出来后朝着两人道了声再见后,就转身离开了。

  路昀烽看着他远去的背影,轻声问道,“他的头发和瞳色,是天生的吗?”

  “好像是。”提到这个田晟也有些疑惑,“不过他长相像是C国人,可能祖上有这种基因吧。”

  路昀烽“哦”了一声,没再多纠结这个问题。田晟的工作时间很紧,一般都是直接进入工作状态,很少闲聊。这次多说几句也是看在和路昀烽关系不错,聊会儿放松一下。

  路昀烽明白这点,所以很快他就带着助理进了化妆室换衣服上妆容。

  “路哥,那个九点白……”宋见作为路昀烽的助理,比其他人更为了解自己的主子。刚刚进门时路昀烽看九点白的眼神,就带着点不一般的味道。这些年他做这种事情已是轻车熟路,见他有意思,便避着其他人隐晦地提了句。

  “我要他的资料。”路昀烽沉声道。

  “好。”宋见听了点了点头,起身叫化妆师过来上妆,自己却出了摄影室,过了大半个小时才拎着一袋子奶茶和茶点回来。

  路昀烽在贯河的名声很好,大多和他合作过的人都很喜欢他的姓格。不提工作上的认真态度,光是每次工作都能将工作人员的情绪照顾妥当这一点,就让其他小生望尘莫及。

  宋见的这一袋子下午茶来得正是时候。田晟给九点白拍片虽然很顺利,但再顺利的片子要想拍好也得一个上午。大部分工作人员都没来得及休息,中午也只拨了几口饭潦草解决。

  “各位辛苦了。”宋见笑着将茶点给他们备下,听着他们夸赞路昀烽,有点不好意思,“这是应该的。”

  “这一吃路哥的东西,就巴不得黏在路哥身上。小宋啊,路哥还缺挂件不,会拍照的那种要不要?”

  “要我说,晟哥要不你把我开了,我好去应聘路哥身边的助理!”

  “你们这些人!”田晟听了也不恼,只是对着镜头下的路昀烽嗤笑道,“昀烽,这姿势不行啊。”

  “我们晟哥故意挑刺模式又上线了!”

  路昀烽笑了笑,很好脾气地换了一个姿势配合田晟,给足了对方面子,“晟哥,这样呢?”

  “勉强可以吧。”话虽这么说,按快门的速度却是丝毫不慢。

  田晟和路昀烽配合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两个人在工作上很是默契,说说笑笑间,就把该干的活干完了。

  收工时,路昀烽又感谢了工作人员,确保没有问题后,才带着宋见离开了拍摄室。离开时,宋见不出意外地听见了工作人员的夸赞之词——

  “路哥对人是真的好啊……”

  宋见听后,弯了弯眉眼,朝着路昀烽道,“路哥,我问了其他人,九点白现在的档期很空,黎姐要是想给他安排工作,很有可能选《病中瓷》这部电影。”

  “电影?”

  “听他们说,他的演技很不错。在演那几个小配角的时候,那些导演都留了他的联系方式,就连张导都要了。”宋见说道,“明导是张导的朋友,这次他拍摄《病中瓷》,很有可能会让九点白去试镜。”

  路昀烽在心里头消化了这些信息,他修长的手指揉了揉嘴唇,低笑道,“《病中瓷》明光生……”

  宋见听他呢喃,识趣地没有说话,只是脑海里已经开始飞速地回忆最近的日程,想着能不能安排出档期,好让自家主子好好去演一演这部《病中瓷》。

  贯河一哥的加入……想来明导不会拒绝这样大的馅饼。

  “宋见。”走在前面的路昀烽突然停下脚步,漆黑的瞳孔注视着他,“刚刚在摄影室的时候,你有没有闻到一股甜香?”

  “甜香?”宋见有些疑惑地眨了眨眼,“没有……怎么了?”

  “没什么。”路昀烽回想起刚刚九点白的那个扮相,低低地笑了起来,“尽快帮我联系明导,就说……我很喜欢《病中瓷》,十分想参演。”

  “记住了?”他瞥了宋见一眼,目光带笑却无端让人心中发寒。

  “记住了。”宋见垂下头应道,“我会尽快安排的。”

  作者有话说

  老规矩,全文存稿18W,理想主义架空世界,天马行空作者没追过星,瞎鸡儿写的,喜欢的小伙伴欢迎收藏推荐评论~不喜欢的小伙伴就当有缘无分吧。

  日更3000,除21号外更新,其余日期12/15/20点更新。心情好加更,另欢迎各位小可爱关注公众号:ziwangpianfeng 是胖总的养老基地,囊括自写文以来所有作品【目前刚开还在完善,之后会慢慢更新哒。】

  啾咪啾咪

 

 

第一章 病中瓷?

  《病中瓷》是明光生导演复出后准备拍摄的第一部 电影,意义不可谓不大。 

  五年前,他拍摄了一部名为《疾》的文艺片,原以为可以靠着这部影片冲击奖项,却不曾想连一个提名都没有拿到。那时公司为他造势,网上宣传将《疾》吹得天花乱坠,甚至花重金打造了一段三十秒的精美片花,幻想着将这部文艺片送上商业片才能达到的票房宝座。

  文艺片的票房向来比商业片要低,这是不争的事实。但那时明光生极有信心,认为自己能成为文艺片第一人,于是不顾众人阻拦,硬是走上了这条不归路。

  既是不归路,自然不会有好下场。重金打造的文艺片最后成了红毯上可笑的陪跑,明光生本人也被贴上“江郎才尽”的标签,成了所有人口中的笑柄,纵是他的好友张继苦心劝慰,仍然无法将他心头那缕熄了的火焰重新点燃。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