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玄幻灵异 » 正文

四号公民[无限流]

 

  【文案】

  误入凶地,绝境处处,怎么办?!丁池鱼微微一笑:不怕,因为——商炀拉我手,活路我都有!

  ( ̄▽ ̄)~(^-^)V

  死灵:又让这小子逃了!

  其他玩家:他有一条宽大逃生之路,羡慕!

  【片段一】:这里是一个完全背离常识的所在,最开始异常的表现,是死人复活了,本应该死去的少女,就这样在午夜时分出现在醒来的丁池鱼眼前,一边对着镜子梳头,一边扭头看着他,露出诡异的一笑。

  丁池鱼沉默了一会儿:……小姐姐,你能不能先穿上衣服?!

  事后商炀问:对小姐姐的果体有感觉吗?

  丁池鱼:没有。

  商炀摸了他一把。

  丁池鱼:……炀炀他又摸我了,我有些把持不住,我该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片段二】:丁池鱼是一个跟鸟都能嗨起来的人,就如他第一次见名叫28的鹦鹉时,人鸟对视良久,鸟嘴张开:看什么,没见过这么大的鸟吗?

  丁池鱼轻蔑拉开裤链:让你看看什么叫……

  商炀走进来,眼神微微一扫,人鸟同时噤声。

  丁池鱼怂:我只是在跟28培养感情。

  鸟亦怂:商炀大人威武!

  【片段三】:商炀问丁池鱼:你这一辈子,有没有为谁拼过命?

  丁池鱼:没有嗳,我哥好不容易把我拉扯这么大,可不是让我去拼命的。

  商炀:为了你,我会拼命。

  【外表可爱内皮受×沉稳可靠护短二十四孝攻】

  注:商炀是攻

  无限流灵异大逃杀,两个男人一只鸟,无数次进出险地,要么死,要么努力活下来。

  内容标签: 强强 灵异神怪 无限流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丁池鱼,商炀 ┃ 配角:盲点,凶物,死灵 ┃ 其它:无限流,升级流,大逃亡,求生

  ==================

 

 

第1章 亡灵列车01

  五月的Z市已经是闷热异常,昨夜的一场细雨也没有能够减弱这热气分毫,反而让空气变得更加氵朝湿,使得整个Z市像个巨大的蒸笼,喘口气都要额外多费些力气。

  丁池鱼昨夜通宵赶作业,本想一觉到中午,可是不耐这热气的他,还是早早从睡意中无奈的醒了过来。

  “你是我的小马驹,调皮又恣意,总有一天我要骑着你,唱铃儿响叮当……”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让处于起床气中的丁池鱼眼睛终于睁大了些,一边倒水,一边懒洋洋的顺手将手机给摸在了手里。

  朦胧的视线一看到来电人处的“丁寂”两个字,丁池鱼的一对大眼睛立刻精神了起来,也顾不上理顺一下头上微乱的小卷毛,手指一划,就把手机凑到了嘴边:“阿寂啊,你可真是我的哥,竟然整整两个月都不跟你可爱的弟弟联系,你说这次该怎么办吧。”

  丁池鱼这次却并没有等到丁寂那熟悉的爽朗笑声,手机里若断若续的沙沙声中,只有三个无法分辨的字隐约的钻入他的耳中:“……救……救……我……”

  “……阿寂?!”有些不太敢确定的丁池鱼把手机立刻放远了些,来电人处“丁寂”两个字清晰无误的映入他的眼帘。

  一种不太妙的感觉立刻在丁池鱼的心头涌起,可还不等他再度跟对面接上话,他的视线在他眼前的镜子里,清楚的捕捉到了一个身影:他刚才还空无一物的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兔头人身的存在,一身得体的黑色燕尾服上,胸口处血红色的阿拉伯数字“4”是如此的醒目。

  丁池鱼心头一凛,本能的想要回头确认一下,可是迎接他的,却是那陡然张开的兔口,一口将他整个人给吞了进去……

  丁池鱼只感到周围一片黑暗,一阵不辨上下左右的天旋地转中,毫无着落的双脚突然就这样踏到了结实的地方。

  稍微适应了一下,抬头间,丁池鱼才发现,自己此刻似乎出现在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这里是一个老旧的月台,石块上遍布着岁月侵蚀的痕迹,锈迹斑斑的遮棚下,稀稀落落的站着几十个身影。

  天空中都被一层浓重的阴霾给遮蔽,四周围的环境一片阴暗,不辨早晚的氛围中,加上若隐若现的雾气,那些身影显得朦朦胧胧,不要说样貌,就连是男是女,丁池鱼也没法看出来。

  一阵冷风吹来,只穿着一身睡衣的丁池鱼不禁打了个冷颤,流转的雾气中,那些身影们更加影影绰绰,仿佛一群鬼影似的。

  脚下的感觉很踏实,掐一下自己也很痛,丁池鱼很快将做梦这个选项排除掉,稍稍犹豫后,决定靠近那些身影去问一下。

  雾气很是浓稠,所以丁池鱼走的很是小心,好在月台并不大,他很快就到了一个身影的旁边。

  这是一个脸色苍白的年轻人,眼神凝滞,视线远眺,身上的西服沾满了泥土和鲜血,领带歪斜,好像刚跟谁打了一架似的。

  丁池鱼皱了皱眉,但还是有礼貌的开口道:“你好,请问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年轻人似乎没有听到丁池鱼的声音,丁池鱼又提高了音量重新问了一遍,年轻人这才将视线收回,僵硬的扭过头来,直勾勾的瞪着丁池鱼的大眼睛,嘴里面含混不清的重复着:“……什么……地方……什么……”

  难道他喝醉了?丁池鱼仔细闻了闻,并没有在年轻人周围闻到什么酒气。

  感到不对劲的丁池鱼不再耽搁,立刻从年轻人的身旁离开。

  没有几步,丁池鱼又来到了另外一个身影旁边。

  犹豫了一下,他决定还是再尝试一次。

  胖重的背影立刻意识到了他的靠近,不等丁池鱼出声,就已经转了过来。

  丁池鱼心中一喜:这次应该没有问题了吧。

  可是这心思刚在他心头涌起片刻,就立刻被现实给狠狠吹散一空:中年大叔的五官歪斜,口不能闭,鲜血混合着口水,哩哩啦啦的滴满了他的衣襟,他却好像什么都没有察觉似的,对着丁池鱼露出了呆滞的一笑。

  恍若鬼魅似的笑容,让丁池鱼胳膊上的鸡皮疙瘩一片风起云涌。

  丁池鱼直接放弃了继续下去的念头,几步离开了大叔身旁,找了块空处站定。

  陌生的环境,加上刚刚两个异常的身影,丁池鱼已经察觉到了这里的不对劲。

  难道说,自己是被那个兔头人给送到了这里的吗?!

  虽然这一切令人难以置信,可丁池鱼还是很快冷静了下来,刚要梳理一下事情的脉络,一个熟悉的声音就这样在他的耳旁响起:“池鱼?!”

  “商炀?!”丁池鱼不用回头,就立刻分辨出了这个早就印刻到了他骨子里的声音。

  回头间,那个让丁池鱼怎么都忘不了的身影,果然如此真切的出现在他的面前。

  商炀文质彬彬的五官中,透出一股清朗的英气,此刻他混合着一丝讶然的关切眼神,正从比丁池鱼高半头的位置,将丁池鱼给笼罩其下。

  “你怎么在这?!”近在咫尺中,两个人几乎是异口同声道的问出了这句话。

  看到肩头微微有些发抖的丁池鱼,商炀立刻意识到了什么,脱下自己的外套给丁池鱼仔细披上,并手顺的替他理了理那头微乱的小卷毛。

  商炀的体温立刻从衣服上透进体内,丁池鱼整个人从里到外立刻暖烘烘的。

  商炀牵着丁池鱼的手,在椅子上坐下,他并没有要放手的意思,丁池鱼也就由着他牵着。

  话题重新回到了开始的问题,面对着商炀,丁池鱼稍稍沉吟后,反问道:“难道说,炀哥你,也接到了阿寂的电话?”

  面对丁池鱼的反问,商炀的神情一瞬间微微一滞,但是眨眼之间,商炀的神情立刻恢复了平静:“没错。”

  “然后,一个兔头人身的东西突然出现,一口把我给吞下,我就出现在这里了。”商炀口中的经过,跟丁池鱼的遭遇一模一样,丁池鱼意识到,看来就算问商炀,应该也问不出什么了吧。

  “池鱼你,是第一次碰到这种事吗?”商炀接下来的话,却让丁池鱼颇为意外:“炀哥你不是第一次吗?”

  商炀用缓慢却清晰的力度摇了摇头。

  “等一等,你和阿寂之间发生了什么?!”丁池鱼想要继续追问,却被商炀给抬手阻止了:“时间有限,我只能说几句,其余的事情,等我们出去后我再告诉你。”

  “……好吧。”商炀就是有这种魅力,每次丁池鱼面对他,都是一副力不从心的样子。

  “我接下来说的话,也许不合逻辑,可是,你一定要牢牢记在心里,因为,这关乎我们能不能活着离开这里。”商炀非常郑重其事的对丁池鱼强调到。

  “活着离开这里”丁池鱼立刻从商炀的话中捕捉到了关键点,看着一脸认真的商炀,丁池鱼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姓。

  商炀看丁池鱼没有反对,继续说了下去:“首先,这里并不是外面的现实世界;其次,这里面的东西,除了我们和一部分卷进来的人之外,都不是人。”

  就算是对商炀百分之百信任的丁池鱼,突然从商炀口中听到这样的话,也不禁有些无语起来:“……”你确定不是在开玩笑吗?

  丁池鱼本能的抬头环视了一下周围,再联系到之前看到的两个身影,突然感到商炀的话能接受了。

  商炀还要说些什么,几个身影突然从雾气中走出,从两个人的身旁经过。

  商炀看着几个身影的脚下,对着丁池鱼示意到。

  丁池鱼将几个身影目送离开后,对着商炀感叹道:“我艹,刚刚的那个小哥好帅,而且上半身没穿衣服。”

  商炀:“……这都什么时候了,你给我认真点。”

  “炀哥你放心,他还是没有你有气质。”商炀示意的时候,丁池鱼就已经察觉,那些人影果然都没有影子。想到这里,他不禁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脚下,虽然很模糊,但是影子却是存在的,这才放下了心:还好。

  商炀还要说些什么,一声长而沉闷的汽笛声突然响起,原本浓重的雾气渐渐散开,一列火车从远处缓缓驶来。

  看似缓慢的火车,眨眼间就来到了月台前,又是一声丧钟般的汽笛声,丁池鱼不自禁的掩了掩耳朵,月台上的雾气却就这样被一扫而空,浓重的阴霾下,火车露出了它的真身:一列老式的蒸汽式火车,车厢似乎一眼望不到头,斑驳的车厢上,似乎扣着一层厚厚的黑色东西,缓缓的蠕动着。

  火车靠近月台的一瞬,月台上的死人们呆滞全无,或走或爬,或滚或拖,朝着车厢的入口处涌去。

  死人们们靠近的同时,车厢上那扣着的黑色东西突然鼓起并分散开来,丁池鱼定睛看去,才发现那根本就是聚集在一起的无数断肢残躯,月台上的死人们靠近的瞬间,它们立刻离开车厢外层,朝着死人们直扑而去。

  前排的死人立刻被它们给撕碎了一片,血腥和腐臭味立刻在空气中弥漫了开来。

  看到这一幕的瞬间,商炀和丁池鱼不禁都微微一愣。

  后面的死人们这才意识到了什么,从身上各处掏出冥币纸钱,朝着空中各处撒扔了起来。

  刚刚对死人们螳螂捕食般的残躯断肢们,就这样定下了动作,转身朝着冥币纸钱而去,死人们趁着这空隙,朝着车厢里就冲了进去。

  “咱们也走。”商炀似乎一直在等待这一刻,他拉紧丁池鱼的手,以最快的速度混进了死人们之中,进入了车厢里。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预收求收藏】:《三号公民》,无限流灵异大逃杀,与四号公民同类型。

  《师尊,你男人跑了》,一见师尊误终身,从此节CAO是路人。师尊,你徒儿跑了,还不赶快追回来!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