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玄幻灵异 » 正文

我的租客都失踪了

 

文案:

直男顾枕开了间民宿,却惹来一堆烂桃花:

沉迷于翻译腔的大明星;

特别讨厌钱的霸道总裁;

不喜欢血腥味的吸血鬼

……

要命的是,这些租客都离奇失踪了。

 

内容标签: 强强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枕;牧洵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好舌头[捉虫]

  火车“咣当当”冲出隧道,视线陡地明亮起来,顾枕瞥到邻座女孩正略带慌乱地收好手机。

  他捋了捋被风吹乱的头发,有点无奈,这姑娘一路上偷拍他好几次了。

  可顾枕现在没心情计较,他摸出手机看时间,解锁后界面停留在备注为“许律师”的人发来的短信上。

  短信内容是一个地址——霖州市晋羽山晋阳路99号。

  两天前,这位自称许律师的人给顾枕打电话,说有人委托他将一笔财产在顾枕22岁这年转交给他。

  这笔财产,就是位于短信地址处的一栋小别墅。

  顾枕打出生就没了父母,死也不信有人会白送他一套别墅。

  可许律师信誓旦旦,一再保证没有弄错。

  顾枕怀疑,这是一种新型诈骗手段。但他考虑两天,还是来了。

  万一是真的呢?万一和他没见过面的父母有关呢?

  晋羽山是著名的旅游景区,顾枕第一次来,正值暖春,郁郁青山配上姹紫嫣红的花儿,仙境一般。

  顾枕一眼就爱上了这个地方。

  晋阳路99号是栋造型古朴的别墅,这里明显没住过人,所有物品都没使用过的痕迹,不过还算干净。

  许律师是位头发花白的老人,精神头很不错:“按照你父亲的要求,我每年都会雇人来打扫一次。”

  “我父亲?”顾枕霍然转身,“您前两天不是说,不知道委托人和我什么关系?”

  “那时候不知道,但现在知道了。”许律师坦然道,“你跟你父亲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绝对不能错。”

  几乎一模一样吗?

  顾枕心底卷起惊涛骇浪,无数问题堵在喉头,却说不出话来。

  许律师似乎知道他的感受,拍拍他的肩膀:“但是很抱歉,关于你父亲更多的情况,我也不知道了。他只是委托我照管这房子,到你22岁的时候再给你。”

  许律师递给顾枕一个文件袋。

  里面有一本房产证,身份信息的确是顾枕的。

  还有一张委托书,内容和许律师所说并无二致,落款只有一个潦草的“顾”字。

  委托书的背面,有一句话——顾枕,请务必守护好这个地方。

  守护?什么意思?

  许律师茫然摇头:“这二十几年我时不时会过来看看,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顾枕拿着两样东西反复观看,忽然神色一变,盯着许律师:“你大意了。”

  “什么?”许律师更茫然。

  “委托日期是22年前的3月9日,可我的生日,是3月10日。”顾枕缓缓道,“也就是说,这份委托书生效的时候,我还没出生。那么,请问,这房产证上,怎么会有我的信息?”

  “房产证是后面开发商直接送来的。”许律师说,“不瞒你说,这份协议生效后一年,开发商才送来房产证,我当时也以为是一场骗局呢。”

  顾枕:“开发商……”

  “开发商老总因为行贿受贿,早吃牢饭去了。”许律师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这里换了另一家公司接手。”

  顾枕:“……”

  顾枕抖了抖文件袋,从里面掉出来一枚银色耳钉。

  样式很普通,背面有个字母“L”,他看向许律师。

  许律师说:“这东西应该是你父亲留给你的。”

  顾枕蹙眉:“应该?”

  “关于这耳钉,他没有任何交代。”许律师解释说,“是他走后我才发现的,我猜这个‘L’应该是你父亲的名字?”

  顾枕轻轻点头,他父亲叫顾琅。

  半年后。

  晋阳路99号的小别墅已经焕然一新,门口挂上了一个别致的木牌——佛系民宿。

  园子里的木芙蓉正值花季,大团大团的粉白和娇红争相斗艳,比天边的云霞还要绚烂。

  顾枕将精心准备的早餐挪到花园小石桌上,迎着朝露切了块蔬菜饼放进嘴里,惬意地细细咀嚼。

  过耳的头发顺着脸颊滑下来,阻碍了视线。

  顾枕从手腕上摘下一根黑色皮筋,随手抓抓,在头顶扎了个小辫子,露出饱满光洁的前额,更显眼睛黑而明亮。

  “吱呀”一声轻响,花园的小栅栏被推开,一只白色的毛团子滚了进来。

  “团团,你今天迟到了吧?”顾枕逗逗白团子,将手边一直没动的牛排三明治推到对面。

  白团子跳上旁边的小小洗手台,冲干净两只前爪爪,踮着小短腿跳上石凳,迫不及待地捧着三明治啃了一口。

  顾枕被他可爱的举动逗得满脸笑意:“好吃吗?”

  白团子已经咬到第三口,幸福地眯眯眼,含着食物朝顾枕艰难咧了下嘴角——那是微笑,表示好吃的意思。

  顾枕伸长手臂撸了把它头上的软毛:“快吃完回去上班吧。”

  白团子马上低头,囫囵将手里的三明治咽下去。

  它站直身子,在凳子上转了一圈。

  然后将一只前爪放在胸口,朝顾枕微微低头。

  虽然动作有些变形,但顾枕看出来了——它很绅士地行了个礼,表达对早餐的感激。

  “行,我明白,明天早上给你煎鱼吃。”顾枕眯着眼笑,“你真要迟到了。”

  白团子一耸身,从凳子上跳起来,如离弦的箭越过小花园的矮墙,飞快溜进隔壁院子,蹲在门口当起了守卫。

  顾枕的目光掠过白团子,落在它身后的小别墅内。

  足足过了两分钟,顾枕才收回目光,继续吃完蔬菜饼,又喝掉一杯牛奶,开始收拾餐具。

  “噢我的上帝!我发誓我闻到了食物的香气!是刚出炉金黄面包的味道!天呐,没有什么比刚起床就能品尝美食更让人兴奋的事了!我是如此的爱你,我的甜心宝贝!”

  兴奋做作的腔调突兀响起,一个面容俊朗的男人从屋内出来,手里还握着根手杖,精致但有些不伦不类。

  顾枕颇惋惜地摇摇头:“陆先生,你昨晚弄坏我的电视遥控器,作为赔偿,今天没有早餐供应。”

  这人叫陆羽周,是位红透半边天的大明星,也是顾枕第一位租客。

  不过,他的行为,实在跟屏幕里的陆羽周差太多,甚至不像正常人。说话总带着奇怪的翻译腔,“上帝”“圣母玛利亚”不离口,语气浓烈到像服用了兴奋剂。

  陆羽周是在网上订的房,入住的时候,顾枕才发现他不对劲,但他死活不愿退房。

  如果不是嫌麻烦,顾枕都想报警了。

  好在陆羽周只定了三天房,明天就会离开。

  “我以圣母玛利亚的名义起誓!这真是太可怕了!我美味的早餐……”

  陆羽周饱含激情的翻译腔被顾枕的手机铃声打断了。

  顾枕接了电话,眼底闪过一抹厌恶。

  “上帝啊!我的甜心宝贝!你是要出去跟别人约会吗?告诉我那个野男人是谁?我一定要拿靴子狠狠踢他的屁股!我发誓我一定会!”陆羽周就在旁边,听到了通话内容。

  对了,陆羽周还总觉得,他跟顾枕有着某种暧昧关系。

  “我有事出去一趟,鉴于你这张脸识别度太高,友情建议你别出门。”顾枕昨天花光了力气跟陆羽周解释他们的关系,但徒劳无功,现在他选择做一只小聋虾。

  至于一个来景区游玩的人,不出门能干什么,就不在他CAO心的范围了。

  顾枕换了身衣服,用手机软件叫好车,扬长而去。

  两分钟后,隔壁别墅内走出一身材高大的男人,驾车顺着顾枕离开的方向,很快到了一家名为“千味”的咖啡馆门口。

  据说这是霖州最高档的咖啡馆。

  顾枕伸手去推门的瞬间,旁边同时伸过来一只手去握门把,好巧不巧地握在了他手背上。

  对方的皮肤粗粝,手掌宽厚,力道很大。

  顾枕迅速抽回自己的手。

  “抱歉。”耳畔的声音略低,醇厚。

  顾枕侧目,才发现对方身材相当高大,顾枕自己也是一米八的大个子,对方比他还要高几公分。

  看到顾枕看过来,这人忙退开两步,很绅士地示意顾枕先。

  顾枕扫了一眼,并不认为这是一位绅士。

  他虽然穿着低调的白衬衫,但衬衫的前襟绣了朵精致骚气的罂粟花。

  领口以下三颗扣子都敞着,露出大片蜜色肌肤。第四颗扣子倒是扣着,又被胸肌绷得快裂开。衬衫的下摆一半被皮带锁进劲瘦的腰内,一半懒洋洋地挂在外面。

  怎么看,都不像正经人。

  顾枕推门进去,在窗边找到自己要见的人。

  那是位年近五十的男人,一身高定,有些微发福,但看着依然派头十足。

  “谢先生。”顾枕看向对面的男人,礼貌道,“抱歉,让您久等了。”

  “没关系。”谢先生很好说话的样子,“你喝点什么?”

  顾枕笑笑:“您给推荐吧。”

  “我就知道。”谢先生得意一笑,“已经替你点好了。”

  话音刚落,漂亮的女服务员体态优雅地托着一杯咖啡过来,放下时没发出任何动静,声音很甜:“先生,您的咖啡,请慢用。”

  顾枕道过谢,浅尝一口。浓郁香醇,舌尖能尝到微微的酸味,他将精美的骨瓷杯放回右手以外,不打算再喝。

  谢先生挑了下眉,端起自己面前的咖啡喝了一口,慢慢品味:“早听说小顾你有着全世界最挑剔的舌头,怎么?这正宗产于牙买加1800米以上蓝山地区的咖啡,也不合你胃口?”

  顾枕看着他眼底一闪而逝的轻蔑,将滑落脸颊的碎发别到耳后,淡笑道:“我没谢先生那么见多识广,尝不出这是不是正宗的蓝山咖啡……”

  他瞥了眼对方快见底的骨瓷杯:“但我能尝出来,这家店煮咖啡的水来自城东五阳区。”

  隔壁桌传来“当”一声轻响,顾枕下意识转头,刚才门口见过的“罂粟花”正放下手中的咖啡,眼神漫不经心地朝顾枕看过来。

  顾枕微微眯眼,随后歉意地冲对方笑笑。

  罂粟花也马上展开一个笑脸,调皮地眨眨眼。

  对面的谢先生则还是不太明白:“五阳区怎么了?”

  “五阳区是著名的养殖区,那边的水自带一股独有的……有机肥味道。”顾枕看着谢先生匆忙放下的杯子,勾了勾唇。

  “小顾你真是……”谢先生半晌调整好表情,挤出一个微笑,“调皮。”

  顾枕一阵恶寒,看看腕表:“谢先生,您亲自跑一趟,不会专为喝咖啡来的吧?有什么事,不妨直说。”

  “行,那就开门见山。”谢先生高昂着头,“一千万。跟着我亏不了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