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玄幻灵异 » 正文

无尽诡事 [参赛作品]+番外

 

文案

单元都市异闻。

杨元一到一家推理社兼职,推理社名为‘monster’。

发现社长是他早已‘病故’的亡夫。

 

monster最近新来一个成员,每天抱着亡夫牌位上香拜拜。

牌位上的照片跟恐怖的社长相貌一模一样。

 

排雷:

1、犯罪灵异类的单元小故事。

2、各国城市恐怖传说犯罪。

3、应该不算剧透的剧透,攻和社员都是异闻。

4、坚持不放弃更改文名!太难了,想到头秃。

 

内容标签: 强强 灵异神怪 悬疑推理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杨元一、魏延卿 

 

作品简评

杨元一到一家推理社兼职,推理社名为‘monster’。发现社长是他早已‘病故’的亡夫。monster最近新来一个成员,每天抱着亡夫牌位上香拜拜。牌位上的照片跟恐怖的社长相貌一模一样。本文作为一篇灵异文,描述主角攻受通过接单解决一个又一个的灵异文展开故事,行文流畅,故事生动,人物形象饱满,十分值得一读。

 

 

 

 

第1章 俄罗斯套娃01

  十月五日,日光并不是很晒人,天气逐渐转为闷热。刚过中秋又开始国庆小长假,现在距离国庆小长假还剩下两天时间,N城作为千年古都自然成为旅游胜地。大街上阴凉的地方随处可见谈天说地的游客,转个街角就能见到旅游团。

  “下关站到了,下车的乘客请注意安全。下关站到了……”

  公交车靠站,车门打开。杨元一下车,手里拿着一张拆开的信封,背着个斜挎包。T恤休闲裤加一双板鞋,衣着清爽简单。他展开信封拿出里面的信件,重读了一遍。

  这是一封‘录取通知’信件,来自于一个名为‘monster’的推理社。杨元一前段时间失业,在各大招聘网海投简介,三天后就收到这封‘录取通知’。

  现在没什么人会选择使用信件这么古老的消息传递方式,因此显得这家推理社很神秘。信件中写道:‘……被我社聘用,月薪xxxxx元,另有其他员工福利待遇,试用期两个月。自聘用期起签订合同……’。

  接下来的内容,杨元一压根没看。他眼里只剩下五位数的月薪和五险一金,信件中也没提及岗位和工作要求。杨元一在收到信件后连夜追完国内国外十部经典推理剧,现在脑海里全是杀人碎尸的画面。

  推理社在N城下关山,下关山不是座山而是地处市中心的街区。这片街区在民国时期就是繁华的别墅区,虽然在后来时代更迭中没落而逐渐转为住宅区。

  下关山也被称为下关区,周围高楼林立而它被包围在里面,好似深宅中的小院落,外面繁华喧嚣,而这里却寂静安谧。

  外面是条人行道,人行道一边林荫茂盛。沿着人行道走了两百米,出现十几阶的楼梯,楼梯上有个石门。穿过石门就是下关区的弄堂和老旧的别墅,每栋别墅都有门牌号。信件中的门牌号是144,藏在下关区最里面。

  杨元一站在144号别墅的铁门前朝里面看,庭院里种了棵大树。树荫遮挡住大半个别墅,站在门口看不到里面的情形。庭院里还停了两辆车,全是价值百万的豪车。

  按下门铃,两秒后就听到清冷的声音询问:“谁?”

  杨元一的右眼皮不知为何突然狠狠的跳动数下,他抬手压着自己的眼皮然后说道:“我来应聘。”

  “杨元一?”

  “我是。”

  那边沉默许久,铁门‘啪’的一声打开,杨元一走进去后没多久。铁门缓缓关上,猛地弹回去发出剧烈的碰撞声。

  杨元一吓了一跳,转身看那扇铁门,眉头紧蹙沉默片刻就坚定的朝别墅里走。他的存款快花光了,房租也到期,再没钱只能睡大街。

  别墅门口有块铁皮,简单几个字‘monster推理社’。整幢别墅样式老旧,看上去死气沉沉但保养得很不错,石阶、墙皮和墙壁上的小装饰都没有损坏。杨元一推门,发现门没有关,于是推门进去。

  门里面有四个人,听到声音的时候齐刷刷回头瞪着杨元一。虽然刹那间寂静下来,但杨元一还是发现别墅里面不同于外面的死气沉沉,气氛颇为活络。

  一个瘦小的身影突然出现在杨元一面前,速度特别快而且让人猝不及防。杨元一瞳孔紧缩,心脏在瞬间缩紧,瞪着突然出现在面前的男孩。

  他长着一张出门会被掐脸蛋的可爱娃娃脸,看上去才十六、七岁。正好奇的打量杨元一,杨元一并不敢放松,虽然他没有恶意但刚才那种速度太诡异。

  王小宏突然绽放一个既大又可爱的笑脸:“你不要害怕,我练过拳脚功夫所以速度特别快。老大说今天有个新人,你就是?”

  杨元一不动声色的点头。

  王小宏:“我叫王小宏。”他竖起大拇指朝后面指去,一一介绍:“那个漂亮高冷的姐姐叫夏兰岚,那个高冷酷哥叫吴畏,他们负责前锋,干坏人。他是孙老——”

  杨元一看向那个叫孙老的老人,老人真的很老,佝偻着腰背,全身的皮肤形成一圈一圈的褶皱。他见过几百年的老树树皮,黝黑皴裂粗粝,老人的皮肤让他觉得就是老树树皮。他甚至怀疑如果孙老走两步,喘息快了一秒就会死掉。

  孙老手里捧着十厘米厚的书本,抬起眼皮,浑浊的眼珠却有着极为锐利的光芒。杨元一仿佛毫无秘密般被他看得干干净净,他感到不舒服。

  夏兰岚和吴畏看了杨元一一眼就继续忙碌,孙老说道:“过来签合同。”

  王小宏跑到杨元一背后推着他向前走:“太棒了,终于有新人陪我一起出任务。”他抢过孙老手里的合同和笔放到杨元一面前,乖巧的蹲在他面前说道:“快点签吧。”

  杨元一拿起合同仔细看了一遍,没有发现漏洞。他询问:“如果我被录取,主要工作是什么?”

  王小宏看向孙老,后者慢吞吞的回答:“社里会接受雇主委托的任务,你们负责调查情况,引出——”他抬头看了眼杨元一,继而说道:“只需要调查情况,随时报告。”

  杨元一深吸口气:“有没有生命危险?”

  “有一定危险。”

  杨元一起了退缩之心,他虽然缺钱但也不至于豁出命去赚钱。孙老继续说道:“通过试用期,每次任务会给分成,多达百万。”

  杨元一有些心动,孙老继续说:“你只需要根据传给你的资料调查清楚情况,广泛点来说只是个文员工作。”

  杨元一直勾勾盯着孙老看,但从那张老树皮般的脸看不出半点情绪。于是他看向王小宏,后者笑眯眯善良无害的样子说服了他。于是杨元一在合同上签下自己的名字,然后将合同递给孙老。他有些踌躇的问:“信件上说推理社提供住宿……”

  “没错。明天你再搬进来,我需要安排房子。”孙老将合同夹在书里,又从书里抽出五张纸递给杨元一:“今天开始工作,你把资料拿去看。”

  杨元一这才注意到孙老手中十厘米厚的本子是档案,他接过五张纸,低头一看颇为惊讶。第一张纸赫然是血淋淋的人类-qi-官和凌乱的肢体,连续五张都是被肢解的肢体,画面十分血腥凶残。

  “连环杀人案?”

  孙老注意到杨元一过于平静的表现,暗地里满意的点头。他说道:“的确属于连环杀人案,你需要从中找出凶手的特征,晚点我会发给你其他详细资料。微信加一下。”

  杨元一总觉得微信跟孙老隔着两个世界,但他还是加了微信。孙老向他介绍:“推理社里的成员都在场,不过社长你还没见过,不见也没关系。别墅共四层,二层住人,三层是社长住的地方。三层和四层这两层楼没事不要上去,对你没好处。”

  杨元一好奇心不大,他只想有个住的地方,能够赚钱就行。

  没有年轻人旺盛的好奇心、对血腥凌乱的肢体视若无睹,并不恐惧平常可怕的事物,简直天生干他们这行的。孙老对于杨元一很满意,因此和蔼了许多。

  接下来就是王小宏陪着杨元一熟悉推理社,最后送他出门口。王小宏说道:“最近俄罗斯套娃风靡N城,如果你看到有人在卖套娃,最好不要买。”

  杨元一抬头:“为什么?”

  王小宏坦然道:“因为都是骗人的啊。”

  杨元一:“我也没钱买。”

  他向王小宏道别,拿着资料离开别墅,然后沿着下关区走了一遍,熟悉这片地区。下关区在市中心又格外静谧,有钱还得有关系才能在这里买到房子居住。下关区外面有一条街道,离开那条街就到市中心最繁华的地段。

  走完全程又在市中心购物,搭乘公交车回到租下来的房子时已经是夜晚。杨元一下车的时候借着路灯看时间,8:44分。

  附近是关外,治安不好。路灯坏了三四个也没有人来修,四周围寂静无比。连平时的狗吠声也安静下来,只剩下脚步声。

  杨元一加快脚步,在距离单元楼不远的地方突然停下来。前面十米远的地方有一盏路灯,路灯下蹲着一个人影。杨元一迟疑片刻后埋头匆匆走过去,眼角余光瞥见那背光的人影面前摊开一块花布,花布上面摆放一个俄罗斯套娃。

  那个俄罗斯套娃约莫有半米高,笑脸在惨白的灯光映照下显得格外诡异渗人。杨元一眼皮剧烈的跳动,他按着眼皮快速的跑进单元楼。

  楼道里的声控灯亮起又熄灭,只有他的脚步声响个不停。杨元一的房子在七楼,每层楼都有三户人家。他在开门的时候,突然觉得脖子寒毛直竖,眼皮狂跳,猛然回头,面前是个诡异的笑脸娃娃。

  杨元一面无表情,盯着隔壁邻居家的小孩。小孩叫阿正,十三岁左右,身高将近一米六,很胖。他怀里抱着半米高的俄罗斯套娃满脸不悦的撇嘴:“什么怪人?!半点也不害怕。”

  杨元一冷漠的盯着他,阿正被盯得很不自在,抱着俄罗斯套娃转身走到自己家门口。杨元一问他:“你在楼下买的?”

  阿正见他问的是自己怀里的俄罗斯套娃,翻了个白眼:“关你屁事!”

  杨元一边开门边说道:“我劝你,扔了吧。”说完,将门关上,留下一脸莫名其妙的阿正:“神经病。”

  杨元一刚在路过楼下摆摊的人时,看到那只半米高的俄罗斯娃娃在渗血。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文大吉!

  单元都市异闻,就是各个国家的恐怖城市传说,因为流传甚广而具象化。

  推理社的任务就是将这些害人的具象化传说处理掉。

 

 

第2章 俄罗斯套娃02

  睡到半夜的时候,杨元一突然清醒。寂静黑暗的卧室里只听得到自己的呼吸声,窗帘紧紧的拉起来,几许月光透了进来让卧室显得没那么暗。

  杨元一闭上眼睛想要继续睡,然后听到细微的声响。他猛然睁开眼睛,侧耳倾听发现声音从客厅传来,逐渐朝卧室的方向走来。细碎的‘嗡嗡嗡’的声音,时不时伴随着闷闷的碰撞声,就像是藏在棺材里的尸体在撞击棺材板企图爬出来。

  他瞪着卧室房门,门把悄悄转动,外面的东西想要进来。他翻身从床上下来,躲进床底下,房门被打开,客厅外面昏暗的灯光流泻进卧室,足以让他在刹那间看清进来的东西。

  鲜艳的颜色、流畅的线条和真实诡异的笑脸,足有半米高的俄罗斯套娃。鲜血沾满这具鲜艳漂亮的俄罗斯套娃,流到地板上拖出长长的痕迹。杨元一注意到它移动靠跳跃,每次跳跃就会传来闷闷的碰撞声。

  这只半米高的俄罗斯套娃的两只眼睛不时转动,活了过来。它绕着床走了一圈都没见到人,于是跳跃到衣橱旁,咯嘣一声,套娃从中间断开一个缺口,然后又是咯嘣一声,从里面伸出一只手打开衣橱。杨元一捂住嘴巴和跳动得略快的心脏,不敢发出丁点声音。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