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玄幻灵异 » 正文

客官不可以

 

文案

CP:冰山能干禁欲攻VS搞事儿诱受

 

受:刃唯

攻:成景廷

 

情趣酒店前台(隐藏boss)和客人(二代又二逼)天翻地覆的故事。

 

★不长,1V1。HE,放飞自我,快乐不打烊,唯唯不散场。

★封面暂时酱紫8。

★现代灵异。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刃唯,成景廷 ┃ 配角:很多人 ┃ 其它: 

 

 

第一章 

  十月十一日,刃唯要出山了。

  此消息轰动全圈,各路人马纷纷前来祝贺,说要给刃唯摆个接风宴,再去河边酒吧开三四处卡座,喝最滋味的香槟,吹最热烈的晚风。

  虽然这个圈,也就十来个人。

  全是市里搞酒店业的世家子弟,成天没事儿凑一起,互相睡来睡去,睡酒店,比谁家床舒服,谁家能先卖完节假日的房型。

  如今刃唯出山,为的不是别的。

  他家酒店的隔壁,忽然在数月之内,平地起高楼,毫无先兆,修建好了一家五星级大酒店。

  此建筑摩登现代,几乎高耸入云,名字叫做:X酒店。

  作为对家,他需要去瞧瞧。

  X酒店位于市中心偏南地段,自开业半月以来生意一直不错。

  酒店环湖抱河,地理位置极佳,再加上理念新颖、设计氵朝流,各项服务专攻年轻人下怀。

  传闻中,这里是一家看似正经,实则“情 ` 趣”的五星酒店。据说上至管理层,下至工作人员,清一色的年轻化。

  前台正对着便是开设在大堂里的酒吧,白天有酒保,晚上有dj,客人饮酒作乐,音乐没停歇过,热闹也就没停歇过。

  由于人员来往纷杂,自古以来,“客栈”也是打探江湖虚实之地。

  生姓冷淡的成景廷显然不适合这里。

  因为X酒店新开业,附近五星酒店更是五花八门,生意竞争大,人手极为不足。成景廷虽然真实身份是管理层股东,但也抽出了空闲,暂时在X酒店做大堂经理。

  也因为这些,他天天都得见一些奇葩又笨蛋的客人。

  有叫小姐被查房的、有偷情被抓的,还有喝醉了打架把自己送局子的。

  今天,大堂的音乐从Reggae换成Post-Rock,因为前厅总监说等会儿要来个重要的客人,这音乐听着稳重、靠谱。

  “哎,那位贵客什么时候来啊。”

  在前台工作的白荷见已有人在大堂拉贵宾入住通道,便把还亮着屏的手机平放在桌面上,嘀咕道:“咱总监这是没搞懂这张后摇是什么啊。这张专辑我听过,等会儿前奏过了,吵得他够受的。”

  她身旁有人质疑:“你听过?”

  “嗯……还好这会儿是晚上,我比较精神。”白荷看了看手机时间。

  手指捻过西装领带,成景廷扬起下巴,提醒她:“手机屏。”

  白荷被他盯得脸红:“啊?”

  成景廷皱眉,“熄了。”

  “客人来入住看到手机屏还亮着,像什么话呀。”旁边做完账的另一个小男生探头,“是吧,成哥?”

  “好好做事。”成景廷望向他的眼,“别看我。”

  他倒好,壮着胆子毫不避讳地笑起来:“成哥好看,不看白不看。”

  音乐卡带骤停,周遭静默数秒。

  成景廷挪开目光,眼神冷得像开了刃,扫视一通,寸寸往前台没收整好的桌面上抛。

  白荷和那小男生一愣,眼疾手快,迅速将一团乱的地方收得干干净净。

  白荷背脊发凉,冷飕飕的。这位是真惹不起。

  皮囊好,气势足,身段天菜,再加上在酒店这种环境下“出淤泥而不染”的禁欲感,为成景廷添了不少烂桃花。

  酒店建在这儿,也不知道好不好。

  不过,他想要等的人总算是来了。一个他等了很久的人。

  回过神,成景廷低头看表,整理好袖口,吩咐道:“时间到了,接客人。”

  他话语刚落,大堂门敞开,礼宾部的小伙子西装革履,排列成对,眼神全落在了即将从那辆商务车上下来的人影。

  那双酒店拖鞋落地的前一秒,大堂音乐忽然真的“摇”了起来。

  刃唯踩上地砖面,感觉到一股气流——从脚底攀上脖颈,带来刺骨凉意。

  “空调开这么低……”他小声抱怨一句,注意力又被大堂的热闹氛围吸走了。

  后摇爆发力强,再加上五颜六色的射灯辉映,礼宾部的人跑的跑、喊的喊,前厅总监拿着麦往dj台上的人暴喝:“换歌!这太吵了!”

  白荷和成景廷端站在前台后看好戏。

  看所有人乱成一团,看控制室的灯摁错了,满场大灯开始爆闪,活像蹦迪现场。

  而那位从车上下来的主,拖着睡袍,压根儿就还没睡醒。

  他乱糟糟的发遮了大半张脸,行动缓慢地挪步,丝毫不被过于吵闹的音乐所影响。

  依着装与做派,这人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

  成景廷冷静地瞄一眼白荷手中的卡,问道:“确定是刃唯?”

  “哎呀,您今天第二次跟我搭话!”白荷眼睛一亮,捧起名片认真悄悄道:“就是刃唯。隔壁那个,什么皇冠豪家酒店就是他的。”

  自己有酒店。

  他没吭声,白荷便接着说:“他那边是家族企业,他在开房带人会被爸妈知道。估计过来试试咱们X得不得劲儿的,又可能带了人,等着上楼共度良宵了。”

  成景廷没再多说,“看着点他。”

  “您放心。”

  开个房而已,阵仗如此之大,来头当然不小。

  他看见刃唯慢慢捋了一把头发,半张削尖的脸露出来。下颚弧度还是那么好看。

  就是这副模样……没有错。

  他这时已走到前台不远处,行李被礼宾部的人推着行李车送到了前台边。

  刃唯。

  这人就叫刃唯。

  还没睡醒。

  他抬起手臂,露出截稍比常人细瘦的腕,遮了耳朵又挡眼,迷茫地看向来亲自迎接自己的前厅总监。

  前厅总监是本市各大酒店沙龙熟面孔,一瞧见刃唯就自来熟,“好久不见了,刃小……先生。您怎么有空来我们这儿住住看了?”

  刃唯犯迷糊:“大义灭亲嘛。”

  “看您写的大床房,”前厅总监讲话特小声,“您带伴儿来了?”

  “啊?”才睡醒,刃唯没听清。

  前厅总监会错意,加大音量:“要找个机灵的,陪您么?”

  “我需要吗?”刃唯脸红,停下脚步瞪总监,“您怎么说话呢。”

  “哎呀,您这大半夜过来,还订的大……”前厅总监叫苦不迭。

  “网上不是写的亲子酒店么。”刃唯反击,“你把我爹找来呗。”

  见对方语塞,刃唯停止嘴炮,唉声叹气地走几步,又挑毛病:“好吵。”

  刃唯话音落了,出场bgm又换成了指弹吉他乐。

  “这是给我演校园舞台啊……算了。”说完,刃唯艰难地挪动步子,看起来累坏了。

  他一动,后面三个手下紧随其后,刃唯回头怒瞪,“求求你们了,别跟着我!”

  “我喝酒要跟着,开房要跟着,等会儿如果我叫人上去,你们也要跟着我一起飞?”

  烦死了。又舍不得骂。

  见三个手下毫无离开之意,刃唯双眼一闭,咬牙切齿,“行了,要看就看吧,一起也行。”

  他说完,将额前黑色的碎发捋到发顶。

  额头饱满,山根蜿蜒下鼻尖,旁边深陷进一双与夜色难分光彩的眼。

  瞧见前台有女姓,也不知道是勾谁,刃唯故意略过成景廷,朝白荷点头。

  然而,余光也真是难以从那个男人身上移开……他们酒店都怎么招人的?从进门的时候刃唯就察觉了,员工个顶个的好相貌。

  怪不得生意那么好……要是换刃唯自己,他也愿意上赶着往这儿住。

  刃唯挑了个自己比较帅的角度,缓缓开口:“你好,我是今晚预订了套房的客人。你需要先留个我的联系方式吗?”

  “我,我……”

  白荷还没遇到过如此诱人的情况,紧张地在桌下搅起手指,“我们本来就应该留您的联系方式的。”

  “等会儿我入住完下来再说,”刃唯笑起来,偏白的皮肤被前台红紫交错的霓虹灯映出半抹绯色,“不急,来日方长。”

  白荷手抖得不行。

  或许是服装褶皱挡住了胸牌的名字,刃唯压低嗓音,故意似的:“你的名字,可以告诉我吗?”

  白荷求饶般地讲目光投向她的老大成景廷,后者也实在有些看不下去。不过,做酒店的,小花小草又见得太多。

  这本来不该他管的。

  成景廷往左一步挡到白荷跟前,“先生,我们是正规酒店。”

  他说完,伸出手臂,往自己身前的位置一指,“您请到这边办入住。”

  刃唯盯了他许久,忽然动作。

  “正合我意。”

  他眯眼笑起来,垂眼,“麻烦您。”

  刃唯从浴袍的兜里夹出一张身份证,压在掌心,在前台桌面上推了过去。

  有一簇光,映在他后脖颈上,衬得又白又亮。刃唯偏头,指尖在成景廷未接的身份证上敲了敲。

  看看啊。躲什么?

  成景廷接它到手,发现身份证下面还压了张纸质名片。

  成景廷没吭声,收了名片。

  再在交予房卡时,成景廷把名片压在房卡下,又推了回去:“欢迎入住,您的房卡。”

  刃唯一摸到那张名片,脸色都变了。

  他动动嘴唇,又挂上笑,把名片压着推房卡回去:“我要十楼第二间房。”

  成景廷的指腹抚过名片上的细致纹理,缓缓抬头,目光深沉,投向他。

  刃唯被看得发冷,想张口让把空调开低些,喉咙又堵得难受。

  面对成景廷的目光,他补充道:“我生日。”

  成景廷在电脑上扫描一阵,没由来地头疼,“您预定的是套房。”

  刃唯腹诽,一个人住套房多可惜。

  松开浴袍带子,刃唯从内里掏了又掏,手往后一摊:“手机。”接过手下递来的手机,他一解锁,把拿二维码当桌面的手机屏幕往前台桌上放好,“扫一下。”

  成景廷:“……”

  大堂音乐变得舒缓轻柔,前台这边气氛却僵硬了。

  白荷年纪轻,涉世未深,以为成景廷正在替他被刁难,脸上青一阵白一阵。

  前厅总监见这头形势严峻,连忙奔过来解围。他拿起成景廷藏在桌下的手机,对刃唯笑起来:“扫扫扫,刃先生您稍等一下。”

  成景廷工作一两年,见过塞名片的、掌心写手机号的、在客房直接想叫他上去看水龙头坏没坏的,没见过像刃唯这样,直接让前台扫微信二维码的。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