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玄幻灵异 » 正文

仙君宠夫手册(重生)

 

文案

 

当白骨盛开鲜花,血泪汇成挽歌。

重生的意义是什么?渡尽世间所有戾气。

还有...我想见一见那个如明月般的少年。

 

一日心期千劫在,后生缘,恐结他生里,然诺重,君须记。

——纳兰姓德《金缕曲》

 

【腹黑深情老婆奴攻×坚韧强大孩子控受】(强强1v1 He)

 

(温馨提示)

1,1v1攻受只钟情彼此。

2,文中异兽取材自《山海经》

3,配合花语食用更美味。

4,单元剧,第三卷为少年篇,可以先看。

 

内容标签: 仙侠修真 重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孟真(千云),宴重明 ┃ 配角:沉离,玄音,姬无行,曲游春 ┃ 其它:燕图南

 

 

第1章 楔子

宴山,镜灵宫。

 

一阵轰隆巨响,接着便是排山倒海的风雪肆掠,万里雪山连绵,云气蒸腾。巨响过后,天地间一片银白、寂静。

 

一个墨色身影在风雪中踽踽独行,雪落无声,落到他身上三尺,自觉消失,片刻,那身影隐入雪山后的楼阁。

 

“君上,君上,可是您出关了?”

 

一个蓝衣青年急急走进来,看见书案后正提笔作画的冷漠仙人,问道。

 

不待回答,又追问一句:“君上,您的身体可是无碍了?”

 

“并没有。”墨衣仙人一心都在手里的画上,并未抬头,随口作答,声音泠泠,清寒如外间的冷雪。

 

“那君上为何此时出关?”蓝衣青年万分不解,来到案前。

 

“一直闭关,实在太过无趣,出来透透气。”墨衣仙人无所谓的解释,手中笔墨肆意挥洒。

 

蓝衣青年无语良久,见此,墨衣仙人淡声问一句:“渡云,你的琴呢?”

 

“啊,在后山!我听到巨响连忙过来……我的琴!”向来琴不离身的蓝衣青年这才反应过来,拔腿就要回去找琴。

 

“站住。”那蓝衣青年在仙人简短的两个字中收住了脚。

 

“唉,渡云啊,你向来爱琴成痴,琴艺天赋也是无人能及。只是你整日弹奏,不会觉得无趣吗?就算琴是你的心上人,也没有成天抱着的道理啊。”那墨衣仙人语重心长的说道,然后又蘸了朱砂,继续挥毫。

 

“是,君上教训的是。可我的琴艺皆为君上所授,自是不敢懈怠。”那叫渡云的蓝衣青年低眉敛目虚心受教,但他显然不能认同有琴不练虚度光阴的理由。

 

“我授你琴艺,只为怡情,并非要你终日苦练,那样,岂不是失了初衷吗。罢了,既然我今日出关,你就歇息一天吧。”

 

“是。”蓝衣青年低声应道。

 

“君上,这画中是何人?”蓝衣青年在旁边看了一会儿,发现画已成型。

 

洁白的宣纸上,是一位俊美男子,著潋滟红衣,卓然风华。

 

画中男子赤足站在山石之上,墨发随意披散,长至脚踝。他精致的五官中最引人注目的是那一双眼睛。

 

眼神是一往无前的狠厉决然,眼尾却挑起一抹妖娆昳丽的弧度。

 

红衣繁复,墨发飞扬。

 

像是一个从修罗地狱里爬出来的艳鬼,又像是一朵人间四月里盛开的朱红牡丹花。

 

“我也不知这是何人。”墨衣的仙人瞪着画中男子,一脸困惑。

 

“这……”蓝衣青年更是诧异了,接着问道:“君上既然不识此人,又为何能记得他的模样?”

 

蓝衣青年面上是显而易见的担忧,莫不是君上闭关期间,记忆出了问题。

 

墨衣仙人立即否定了他的担忧,笃定道:

 

“并非记忆出了问题,也不是我记得他的模样,我并不曾见过他。”

 

不等蓝衣青年再问,墨衣仙人继续道:“我闭关期间,一直沉睡的六合尘缘镜忽然有了动静,我查看一番,发现镜中一直映出此人模样。”

 

“六合尘缘镜?”这下蓝衣青年更是不解,六合尘缘镜虽可照八荒六合之内的万物,但却需人为以灵力开启,从不会无端映照。

 

“唉,想不通就不想了,那破镜子也活了上万年,老朽了不灵敏了也说不准。不过,这人生的倒是不错。”墨衣仙人摸了摸画上墨迹,发现已经干了,准备将画收起来。

 

那边蓝衣青年跟没听见似的一语不发,实际上比起这里,他还是觉得去后山练琴更有意思。

 

“渡云啊,最近可有什么新鲜事?”墨衣仙人早就发现青年的百无聊奈,又故意问道。

 

本以为外间万事清平,不料还真有新鲜事。蓝衣青年声音刻板:“过几日就是龙煜殿下同西海千雅神女大婚的日子,天界许久未有喜事,天帝准备大办。”

 

“咦,龙煜要成亲了吗。如此,我们可得去看看,一直待在镜灵宫也确实没有意思。”墨衣仙人收了画,颇有兴致。

 

看着身旁明显情绪不佳的青年,墨衣仙人率先走出门去,好心道:“走,去后山,我帮你找琴。”

 

蓝衣青年听说这话,顿时来了精神,连忙跟了上去。

 

 

 

 

 

 

 

 

 

一、 苍梧之海

第2章 天宫婚宴遇故人

天历八月十八,大吉。易纳采,易嫁娶。皇皇灵眷,穆穆神心。

 

西海一族的神女千雅同天族的龙煜殿下就定在这一日成婚。

 

消息一出,四海同贺,各路仙君早半年就开始筹备贺礼,忙的不亦乐乎。要知道,天界整整三千年不曾有喜事了。

 

天帝共有两子,大婚的龙煜殿下,乃天帝次子,承储君位。他与西海的神女千雅青梅竹马,相识于微。但两人情路坎坷,一直到三千年后,才有情人终成眷属。

 

但此次大婚,最让人津津乐道翘首期盼地却是天帝的长子——重明殿下。

 

身为长子,却姓情淡泊,主动放弃储君之位。自幼拜在九重天外隐世神尊南华门下,长居宴山镜灵宫,以“宴”为姓,取仙剑“重明”之名。

 

镜灵宫的宴重明,人人敬称一声宴山君。

 

三千年前,魔族入侵,那真是一段天昏地暗山河崩阻的日子,危难关头,南华神尊携其首徒宴重明挽救三界于水火。

 

那一战,宴重明一剑斩魔尊,一剑封魔界,一剑辟从极之渊。重明三剑流传后世,为人乐道。而当初那些罪大恶极之人连同魔族余孽统统被关进从极之渊,永世不得出。

 

而那一战,三界伤亡惨重,宴重明的师父南华尊者就在那一役中陨落,令人痛惜,宴重明从此封闭宴山,闭关三千年不出。

 

如今三千年过去,龙煜殿下大婚,而作为兄长的宴重明终于出关。宴山君出关的消息传来,四海振奋。无论如何也要借此次参加婚宴的机会,一睹那等传说中大人物的风采。

 

“听说当年的罪魁祸首就是西海一族的人,现在天族却与西海联姻,可见龙煜殿下情深似海。”

 

外三殿的廊下,坐满了来参加婚宴的仙君。由于来宾实在太多,天宫大殿又都是德高望重的前辈,低些级别的仙君就只能往后坐。人一多,免不了窃窃私语。

 

“嘘——小点声儿,那人我听说还是神女千雅的胞弟。”一个仙君手拿折扇,掩面小声接话。

 

“她那胞弟,身世不堪,自幼工于心计,奴颜谄媚。哄得泽西王来跟来天界学艺,却为重明殿下所厌弃。他怀恨在心,私下勾结魔族,祸乱三界。”有知道内情的义愤填膺,如此罪大恶极之人,差点害得三界颠覆。

 

“可不是吗?他连自己的亲人都不放过,毁祖陵,屠圣兽,打开禁忌之门……”,话一起头,人人愤怒。连祖陵都销毁殆尽,实在令人不齿。

 

“如此祸胎逆子,人人得而诛之。”一个温润的声音传来,清晰又明朗。

 

这声音实在是毫不避讳,就这样响在众人身后,众仙君顿时禁声,闻声去看。

 

只见廊下随意坐着一人,白衣素面,柳枝束发,却是少见的俊美。此时他面上含笑,手里端一杯酒,仰头一饮而尽,浑身尽是自在逍遥的洒脱。

 

众人心里一惊,如此人物,怎么刚刚都没注意到。

 

“这位仙僚,还请慎言。”一人上前小声提醒。

 

“怎么?说小点他就不是祸胎逆子了么?”那人又倒一杯酒,看着众人的眼睛似笑非笑。

 

“毕竟也是神女的胞弟……”有人担忧,这人怎地如此张狂,这种事也是能拿到台面上说的吗。

 

“哼,神女的胞弟,他可没把神女当姐姐,如此六亲不认之人,还好死了。”那人站了起来,哂然不屑。

 

他一起身,众人才发现那人也并非白衣素简,他腰间挂了一只黛青色的海螺,巴掌大小,晃晃悠悠,甚是醒目。

 

见过佩戴玉珏的,佩戴璎珞的,还有佩剑的,倒是从未见过有人挂一只这样普普通通的海螺,真是太普通了,就像是海边随手捡的。

 

“也不是死了,只是被宴山君关进了从极之渊。”一个仙君上前解释。

 

谁知那人眉头一挑,声音也低了几度:“那不是死了是什么?难不成还有人从从极之渊里爬出来吗?”

 

“自然没有。”刚才解释的仙君被他眼睛里一闪而过的戾气所憾,身体不自觉的发颤。

 

正在这时,一个十三四岁的黑衣少年走上前来,直接伸手拿走了那白衣人手里的酒盏,笑道:“师父,你可别喝的太多了。”

 

“臭小子,又疯到哪里去了。”那人仿佛瞬间换了一副面孔,刚刚还阴晴不定的眼睛,如今满是宠溺。

 

看不出来,这人都有孩子了。虽说是师徒,明眼人一看,都猜测是父子。就是单看长相,也有三四分相似。不过若说是兄弟俩,也有可能。

 

“师父,我只是来看看你。你少喝点,我去找玄音君了。”那少年风一般来去匆匆,眨眼又不就见了踪影。

 

“各位,你们继续。”那白衣人摆摆手,准备再倒一杯。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