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玄幻灵异 » 正文

花鸟店的香火钱

 

文案

 

失去信徒供奉的神兽灵力日渐衰微,生命日渐流逝,只有靠着解决灵异鬼怪事件换取香火,清贫度日。

 

纵使有一副好皮囊,明焱的日子依旧过得苦巴巴,果然是落难凤凰不如鸡!不如鸡!

 

所以,是时候诓个阴阳眼来给店里打工了。

 

一次偶然的机会,明焱盯上了一穷二白毕业在即的肖从朔,开始了各种意义上的套路

 

但随着被卷入愈发诡谲的事件里,明焱才意识到,自己套路到的搭档并不只是有阴阴阳眼这么简单…..

 

 

阴阳眼记者攻X 赤色凤神兽受

前期攻稍弱,中后期会有大爆发~

受嘛一朝是神兽,注定是神受~

 

内容标签: 强强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异闻传说 

 

搜索关键字:主角:明焱,肖从朔 ┃ 配角:萧韶,袁侯 ┃ 其它:

 

 

第1章 他在你的手机里 1

“这条是事业线,虽然有些波折,不过都是小问题。”

 

明焱坐在报社大堂一角的沙发上,正在给前台美女看手相。落地窗外的阳光洒在他身上,让一件简简单单的白T恤都满是独属于太阳的气息。

 

小美女被他的笑容迷得神魂颠倒,在半个小时之前,就主动要上了微信号。颜值至上的年头,好看的脸就好比通行证,尤其是在一个彻头彻尾的颜控跟前。

 

“再说说其他的,比如……爱情线?”

 

“叮咚——”一声提示音响起,伴随着电梯门的打开,肖从朔满脸愁云地走出来。

 

明焱等到了人,匆匆说一句“下回再看”,就朝那人走过去:“这位朋友,你是不是拍到了不该拍的东西?”

 

肖从朔也认出了明焱,短暂的惊讶后,又心虚地收回目光,默默点头——

 

昨晚,吃完烧烤赶回办公大楼的加班路上,肖从朔看见街角的路灯下,有人在揍熊孩子。拧耳朵拽衣服打屁股一气呵成,揍的那叫一个流畅熟练行云流水。出于职业本能,他抄起手机就是三连拍。

 

#俊美男青年当街殴打熊孩子#,这个标题足够上社会新闻了,见习记者肖从朔想到明天的话题任务完美完成,内心还当真有点小激动。

 

谁知道照片传入电脑的瞬间,就有一盆冷水当头淋下——相机只捕捉到了“施暴者”,熊孩子的影像无端变成一团青灰色的烟雾,只在留下一个扭曲的轮廓映在图片里。

 

只有他一个人深夜加班的办公室里,空调冷风拂过耳畔,惊得肖从朔打翻了手边茶杯。

 

没错,他有阴阳眼,时灵时不灵的那种,并不是时时刻刻都看见脏东西。所以很多时候,他分不清路过身边的究竟是人是鬼。

 

“那时候我在打小鬼,本来就快收服了,结果——”明焱的声音把他的思绪拉回来,修长的手指点在玻璃桌面上,拟作走路的模样,“钻到你手机里去了。”

 

“什么!”肖从朔几乎跳起来,陡然变大的声音也引得下班路过的同事频频望过来。

 

“淡定淡定。”明焱扯着他衣服坐回沙发,忽然意味深长地一笑,薄唇翕合着说出一句话:“这小鬼不害人,专爱恶作剧。”

 

撞鬼这种事情上,肖从朔算得上“饱经风霜”,被一句话吓到还不至于,但稍稍一想象,又心里发毛:“能不能收了他?”

 

“能倒是能,但他得主动走出来。”明焱摆弄着肖从朔的手机,一张一张翻着今天抓拍的照片,“我昨天刚揍了他一顿,他应该不会想出来了。”

 

肖从朔欲哭无泪:“那我怎么办?”

 

明焱拍了拍他的肩膀,一声叹息:“把你的手机交给我,然后,换个手机。”

 

那也得换得起啊!

 

肖从朔毕业在即,学校已经不能再住,面临房租水电生活费,实习工资就那么可怜巴巴的一点,还不知道能不能撑到下个月。对于一穷二白的学生而言,换手机简直是天方夜谭,而他的职业又注定离不开通信。

 

“别怕,最多就是走夜路的时候多出来个影子,扬声器半夜唱歌而已,你应该都习惯了。”明焱说话间忽然笑了,浅浅的双眼皮褶,略略飞眺的眼,即便笑意里含着调侃的意味,却怎样也无法让人讨厌。

 

肖从朔明知道自己被嘲弄了,却不生气,只是嘀咕着吐槽:“这种事情根本不想习惯……”

 

最终,明焱留下自己的手机号,表示愿意为此事负责到底。

 

肖从朔脸似苦瓜地目送他离去,看着玻璃茶几上的手机,心里头一声长叹——

 

我去你大爷的阴阳眼!

 

 

作者有话要说:

 

 

 

 

 

第2章 他在你的手机里 2

朔,即农历每月初一。

 

肖从朔是农历十月初一的生日,十月朝,又称寒衣节。也许正是因为鬼节出生,他从小就能看见稀奇古怪的东西,或是缥缈虚无,或是青面獠牙。

 

小时候,乡下的外婆总会搂着被吓哭的他,用苍老而温和的嗓音哼着无名的小调,哄他入眠。泛黄的记忆在梦境里重演,肖从朔昏昏沉沉地睡去。

 

手机闹铃骤然响起,打断肖从朔的好梦,一看时间,正好凌晨4点44分。

 

本还睡眼惺忪的肖从朔突然打了一个激灵,彻底清醒过来——如果他没记错,睡前已经把手机关掉,为了以防万一,甚至还锁在了抽屉里。

 

而现在,这部陪伴了他大学四年的老爷机,正安安静静躺在枕头边,发出一阵阵欢快的闹铃声。不等肖从朔把闹铃掐断,手机就像有了自我意识一般,自行解锁,跳转页面——

 

最后肖从朔一脸无奈地看他打开XX人格,上去就连输三场。

 

实在是忍无可忍!

 

“你给老子出来!”肖从朔对着手机怒吼。

 

一声怒吼以后,手机彻底白屏,伴随着微弱的光亮,扬声器里传来断断续续的哭泣声。这种事情要是放在别人身上,必定要被吓得一个激灵晕过去。

 

可肖从朔是谁?见鬼跟吃饭一样频繁,只要不害人,他都不带怕的。

 

“老子见的鬼多了。”肖从朔对着手机冷笑,“就你这样的还能吓到我?”

 

“小哥哥不让我打游戏。”手机里,小男孩见吓人无果,突然哭得撕心裂肺,“又不是打排位,你急什么?”

 

扬声器一炸一炸,刺耳异常,肖从朔没好气地问:“小孩子不投胎,学什么大人打游戏?”

 

熊孩子还在哭,哭得人心烦意乱:“阴间不能打游戏。”

 

跟小鬼讲道理是讲不通的,肖从朔终于明白,明焱昨天为什么要揍他。要不是换不起新的,肖从朔真想怒砸手机。

 

晓之以理已经行不通,肖从朔决定动之以情:“别哭了,我给你烧个纸iPhone?”

 

果不其然,手机里的哭声戛然而止,小男孩立刻说:“我不要X,齐刘海挡屏影响打游戏。”

 

“烧了以后你就出来了吧。”肖从朔赶紧补充道。

 

“一言为定。”小鬼满心欢喜地应下。

 

肖从朔送了一口气,又说起白天遇到的男人来:“我说,那个男的为什么要揍你?”

 

“这个嘛……”小鬼支支吾吾半天,经不住肖从朔追问,才把原由说出口,“我撩了一个小姐姐的裙子,结果他刚好路过,差点被人当流氓给揍了。”

 

对于这样的行为,肖从朔只想说四个字——干得漂亮。

 

“看你小子才五六岁,没想到这么早熟。”说完,肖从朔联想到自己被打搅的好梦,不由补充一句,“该揍!”

 

第二天,顶着黑眼圈的肖从朔大青早就去了纸扎店,选了个iPhone 8匆匆付钱,紧接着就去街角无人处烧了。

 

纸张在火焰中全去,发出特有的焦枯气味,清晨的风忽然刮过,带着纸灰回旋飞舞。

 

欢笑声在耳边响起,肖从朔定睛一看,一个五六岁大小的男孩正拿着手机冲他道谢。没等肖从朔把“不用谢”三个字说出口,就见小鬼笑得比哭还难看——

 

不知什么时候,昨天那个男人又出现了,还拧着男孩的耳朵,笑眯眯地问好:“肯出来了?”

 

“呃——”小鬼自知溜不掉了,满脸堆笑地望向明焱,“小哥哥你长得这么好看,心灵也一定很美!”

 

“给我投胎去!”明焱一打响指,只见男孩已无影无踪。

 

这小鬼虽然熊了点,但也没做过穷凶极恶的事情,肖从朔一惊,生怕男人伤害男孩,赶紧追问:“你别把他——”

 

“别担心,我今晚送他投胎。”明焱捡起掉落在地上的“iPhone”,叹了一口气,“他已死去两年零八个月,再拖下去,你喊和尚道士来超渡都送不走了。”

 

今晨是肖从朔借邻居电话找来的明焱,借着烧纸扎iPhone的机会把小鬼引出来,两人里应外合,终于逮住了熊孩子。

 

肖从朔自知昨天的偷拍不仅坑了自己,还给人家添乱,实在过意不去,主动邀请明焱吃顿鲜虾小馄饨当早点。

 

明焱就着路边摊坐下,等着早点时和肖从朔说起小鬼的故事来:“两年多以前,那个街角发生过一起车祸,车里的一家三口无一幸存。”

 

“这小鬼就是车里的孩子,大概在等他的父母,所以一直徘徊在死去的街角,不肯乖乖去投胎。”

 

肖从朔追问:“他的父母呢?都投胎去了?”

 

“不知道,总之,他等了两年零八个月,一直没有等到。”明焱一声叹息,“我想啊,他一直在附近作天作地,也许是想引起父母的注意。”

 

不多时,热腾腾的鲜虾小馄饨就端上了桌,半透明的面皮裹着粉嫩嫩的馅儿,每一个里面都藏着一整只虾仁。明焱当即捧着碗开吃,一口一个,欢快得很。

 

肖从朔往他碗里添了些醋,又说道:“认识这么久我还没介绍自己,我是肖从朔。”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