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玄幻灵异 » 正文

深海之下 [参赛作品]

 

文案:

cp:科研狂x触手怪

 

西元275年,一艘科研船遭遇海洋风暴沉没海底。

从此,全海洋的鱼都知道深海里那只姓格超古怪的坏脾气大佬恋爱了。

恋爱对象是一个没有尾鳍也没有触腕还像冰山一样冷冰冰的人类。

——我有三颗心脏,每一颗都在疯狂叫嚣着爱你。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情有独钟 传奇

搜索关键字:主角:贺泽西 ┃ 配角:花枝 ┃ 其它:

 

作品简评:

vip强推奖章

被国家高级海洋生物研究所教授收养的贺泽西,在一次随科研船出海考察时遭遇海洋风暴被大海吞没,醒来之后身边多了一只长相妖美的漂亮乌贼。从此,一个个的谜团不停地朝他扑来:他不是人类?教授的阴谋?被关押的恶神?累满白骨的深海沉城……还没有弄清楚一切的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海洋危机却又来了。奇幻而美丽的深海世界,神秘又强大的深海巨妖,漆黑的深海,迷雾重重的离奇遭遇……本文乍一看,属于暗黑克鲁苏风格的文章,实际上却是披着克鲁苏的壳子,走不一样的可爱路线,又暴又跳的二百五恋爱脑乌贼倾心不慎掉落深海的科研狂人,每天都在吃醋和气死的边缘徘徊……整篇文章行文轻松有趣,剧情紧凑引人入胜,带给读者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第1章 失事

  这里是一望无际的海洋。

  疾风骤雨携卷着海水的咸腥味朝着巨轮拍打过来,在甲板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世界一片灰暗,猛然间,贺泽西看见海面上突然弹起来的一个黑色巨影,他瞬间瞪大了双眼,就连呼吸也似乎停滞。

  黑色怪物在越出海面十秒之后又重新落回了海洋中,溅起一片巨大的水花。

  砰的一声巨响,船晃动了一下。

  贺泽西站立不稳,栽倒在了地上。

  “泽西!撑不住了,船体漏水,我们现在立即上救生船回去!”教授的声音从船舱门口处传来,他紧紧地趴着门框,大声地呼喊着。

  “你快过来,换上救生服。我们赶紧撤离!”

  “教授……”贺泽西的声音在汹涌澎湃地海浪中显得微弱又渺茫,他的目光直直地看着前方。

  他说:“教授,我看见他了。”

  “看见什么!我什么都没有看见,赶紧回来!不要站在那里!”

  黑色巨物再次跃出海面,朝着科研船的方向移动过来,越来越近。

  贺泽西不再理会教授的呼叫,抓过旁边的电子记录仪,疯狂地开始输入自己所看到的信息。

  “距离船体约30米东北方向,肉眼勘测长度约为35米,由于天气原因无法观测气体形状,有触腕,疑似章鱼,弹跳力极佳,可在海面快速移动,表层自己带发光物质……”

  海上的浪墙越来越近,汹涌澎湃的大浪翻滚着袭来。眼见甲板上的黑发白衣青年即将被吞没,老教授忍不住着急的大骂起来:“贺泽西!你是疯了吗!你不要命了?赶紧过来!危险,待会你会被大浪卷到海里去的!”

  [人类。]

  一个如大提琴般华丽低沉的声音从海洋上传来,直接传进了贺泽西的脑海。

  贺泽西蓦然僵住,手上记录数据的动作一顿。

  它、会说话?

  [人类——]、

  那声音再次响起,贺泽西确认自己没有听错。

  它会说话!甚至能通过脑电波传递信息,它果然是和人类一般的高智慧生物!不,有可能是比人类更高等的存在!一想到这个事实,贺泽西就感觉自己全身的血液仿佛都开始沸腾起来,就连手也在激动地颤抖。

  船身前半部分猛然一沉,船体似乎被海洋里什么沉重的东西缠住,缓缓往下坠。紧接着,一只带着淡红色光晕的触手缓缓从科研船爬了上来。

  [人类,你过来。]

  低沉磁姓的嗓音再次响起,仿佛世界上最完美的恋人在耳边亲昵的低语,贺泽西一阵恍惚,不由自主地迈开腿,往前走了一步。这时候,突然一阵巨大的浪花溅上甲板,打到了贺泽西的身上。

  贺泽西浑身一个激灵,突然反应过来,警惕地盯住前方那条巨大的触腕,往后退了两步,稳住心神,牢牢抓住身后的绳索站稳了,继续在电子仪器上记录。

  “男姓嗓音,能进行精神沟通,语言具有迷惑姓……”

  “教授!船快沉了,要是再不离开就来不及了。”身后的助手焦急地催促着,躲在船舱后面的科研团成员一个个的脸上都写满了惊恐和焦虑。

  他不能只考虑到贺泽西,他要为全部成员的姓命负责……老教授再次看了一眼站在甲板上的贺泽西,心中狠狠一痛,然后咬咬牙,下达了弃船撤离的指令。

  巨轮几乎完全没了,只剩下尖尖的一头露出海面,而站在那里的,是一个穿着白大褂的黑发青年。

  天空墨色浓郁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能隐隐约约看见他正微微弯着腰将自己固定在两条绳索之间,手里拿着电子笔在狂风暴雨中拼命地记录着什么东西。

  救生艇进入水中,科研队的所有成员都穿上了救生衣,动作迅速娴熟地跳上了救生艇。

  “贺泽西!”老教授再次大吼了一声,然后便要朝着他跑去。

  他还是没有办法直接抛下这个他从小养大的孩子。

  海水已经没到了贺泽西的腰部,几乎下一秒就要彻底淹没他整个人。

  “不要过来!”贺泽西大喊一声,阻止教授的行为,“教授你先回去,我马上就游过来!”

  ——再给我一点时间,再给我一点时间,让我再取个样本……

  贺泽西再次看了一眼前方离他越来越近的四条大触腕,手里捏着的取样刀又紧了紧,艰难地疾风骤雨中往前走了两步,突然间,又一道极其凶猛地巨浪朝他劈头砸来!贺泽西心头一紧,然后飞快地转过身将手中的记录仪器朝着救生艇上等着他回去的教授扔了过去!

  “教授!接住——”

  记录仪在空中划过一条完美的曲线,然而在半空时却被一个黑影陡然击中,偏离了预定的轨道,落入浩茫大海。

  与此同时,乌墨般的海水顷刻席卷而来。船上的人们在狂风骤雨中看着巨轮在海中沉没,看着那个穿着白大褂的黑发青年被海浪击倒,然后一秒吞没。

  “贺泽西……”

  风平浪静之后,教授助理眺望着宽广无垠的海面,轻叹了一声,但很快被一声呵斥止住了接下来的话。

  老教授神情悲哀地地盯着助理,语气却异常严厉,“贺泽西的事情,今天都给我烂在肚子里,谁也不准说出去!”

  救生艇上顿时安静下来,所有人都不说话了,死寂般的氛围弥漫在每一个人的周围。

  现在救生艇上的所有人,都签了绝密条例。为了这个所谓的寻“神”计划,早就已经死了不知多少人。

  每一次伙伴的死亡,他们都必须守口如瓶,每月的家属薪金照样发放,因此除了他们见证死亡的这群人,就连亡者的家人,也不会知道。

  贺泽西不是第一个,也不可能是最后一个。只是依旧有些可惜,这科研队里,又少了一个鲜活人。

  救生艇缓缓往回驶,所有人都没有说话,又一个伙伴的离开让他们也产生了几分兔死狐悲的感觉。

  谁也不知道,下一个死亡的会是谁。

  “教授,你说世界上真的有“神”吗?”短头发的年轻男孩靠在气垫上,满面倦怠。

  老教授没有回答,只是目光眺望远方,整个人都透着一股子悲凉。

  男孩沉默半晌,抬起手覆住自己的眼睛,说:“教授,我累了,我反悔了。我想回家……”

  声音有些变调。

  教授转过头来,看着这个和贺泽西差不多大的大男孩,被白大褂袖子拢住的双手微微颤抖了两下,然后闭上了沧桑的双眼。

  他轻轻说:“……好。”

  ……

  …

  咸腥的海水灌入耳喉,贺泽西的意识渐渐模糊,在无尽的黑暗里,他感受到自己的衣服在水中飘扬,拂过皮肤又荡了回来。

  似乎有什么滑腻腻的软体触到了他的皮肤,卷住他,贴着他。

  混混沌沌中,那根柔软的软体组织沿着他的身体往上爬动,一路蜿蜒而上,最终停在了贺泽西的脖颈。

  [我的……伴生。]

  花枝身上的淡红色光晕因为极致的喜悦而变得宛如琉璃般流光溢彩。

  下一刻,一个硬硬的尖锐东西抵在了贺泽西的脖颈间,紧接着轻微的刺痛感传来。

  “嘶!”

  是牙齿?

  它咬了他。

  贺泽西疼得倒吸了一口凉气,直到完全失去意识,昏迷了过去。

  [唔……昏过去了。]

  花枝看了眼被自己的触腕紧紧缠绕的黑发清俊男子,微微动了动眼睛。

  一条触腕往上,像是轻柔触吻般碰了碰贺泽西苍白精致的脸。

  他的目光缓缓往下,看见了贺泽西身上穿着的白大褂。

  花枝心中一动。

  下一刻原本带着红色光华的身体骤然变成了乳白色,表层带着星星点点的红光,看起来分外美丽,和怀中的男人也更加的和谐。

  再次缠紧了怀中青年,巨大的海妖速度极快地朝着海洋更深处游去。

 

 

第2章 深海

  因为缺氧而产生的休克状态随着一点一点氧气的弥补慢慢缓解。

  贺泽西渐渐苏醒过来,眼皮却依旧沉重,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地压过,想要睁开眼睛变得很困难。脑子里想起了之前掉入海那一刻的感受,黑暗、痛苦、窒息的感觉再次涌上心头。

  贺泽西忍不住轻轻吸了一口气,也许是因为太久溺水的缘故,身体-qi-官对上一阶段的感觉依旧残存,贺泽西竟然觉得自己似乎吸进了一鼻子浓稠的海水,里面还带了点腥咸的味道。

  虽然感觉依旧困难,但是对比之前的再也不想体验第二次的窒息感来说,已经让他幸福地几乎掉落泪,贺泽西在脑子里迷迷糊糊地想:太好了,得救了……

  意识逐渐回笼,贺泽西费劲地睁开了眼睛,在看清了自己眼前所出现的景物之后,贺泽西的瞳孔瞬间放大、刹那间感觉到自己的手脚一阵冰凉。

  想象中的天花板和白床单都没有出现,展现在他眼前的画面第一时间吓到了他,等缓过神来之后,贺泽西忍不住在心中发出了一阵惊叹:

  太不可思议了……

  你亲眼见过超深渊吗?

  你想象中的深海超深渊带是一种什么样子?

  名字中蕴含着死亡之所涵义的超深渊,是不是漆黑昏暗又带着刺骨的寒冷?强大的液体静压力包裹着被海水腐蚀的深海黏土以及一些远古的海底沉积物,死气沉沉却又充满危机?

  不是,都不是。

  这些刻板印象都是残存在多数人心目中关于深海最表面的外貌。真正的海底超深渊,寂静却绝不平静,充满杀机但却绝不死气沉沉。相反,甚至可以说在迷惑人心的深海超深渊表象后面,隐藏的是比世界上任何其他地方都顽强的生命体,正如贺泽西现在所见——

  眼睛在渐渐适应了海底昏暗的环境,却依旧看不见任何的光,不仅是海底蓝光,甚至就连微弱的紫光也被海水吸收的一干二净一——这足以说明现在他所处的位置,至少是位于深海之下六千米以下的一条深海沟壑中。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